返回目录 |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| 特大 | | 恢复默认

单枕梦_第6章

小说:单枕梦作者: 亮兄 更新时间:2020-12-05 23:14:31

哑巴外公,而是“歪爹”。“歪爹”会驱邪捉鬼,因为接触的阴气太多,所以五官变了形,眼睛鼻子嘴巴都长歪了,连肩膀胳膊后背都是歪的,走路一高一低,很不协调。有些人笑话他,便叫他“歪爹”;有些人敬畏他,便叫他“歪道士”。歪爹的手哆哆嗦嗦的,肩膀也歪着,所以不好提笔写字,他经常到姥爹家来叫人帮他画捉鬼的符。以前是姥爹帮他画,姥爹自己行动不灵便之后,外公便帮他画。因此,歪爹跟姥爹家的关系很好,看到我的时候虽然不及哑巴外公那么激动热情,但也喜欢用鸡爪一样瘦的手摸我的头和脸。妈妈说歪爹法力高强,他喜欢我的话鬼类就不敢靠近我,所以她对歪爹很好,看到歪爹就叽里呱啦地说一大通我的事情,完全不顾我的感受。
    但是哑巴外公陪我之后不到半年时间,妈妈突然不搭理哑巴外公了。
    妈妈第一次不搭理哑巴外公的情景让我记忆犹新。
   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,妈妈牵着我翻过了画眉村的后山,走入画眉村,在离哑巴外公家不远的一条田埂上,我们遇见了哑巴外公。
    从后山下来之后有两条道路可以到姥爹家。一条是走后门,要经过埋了小米的瓦罐后院,路比较窄,还要走几条田埂。一条是走前门,要绕远一点,路比较宽。逢年过节的重要日子,妈妈就带我走前门进去,平时则选择比较近的路。
    那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所以我们走了近一点的路。
    刚走上田埂,我便看见哑巴外公站在对面不远处。
    那天哑巴外公也非常奇怪,那么冷的天,他居然只穿一身单衣,浑身湿漉漉的,像刚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。脸上虽然还是像往常那么笑,可似乎多了一分不易觉察的凄惨。衣摆和裤脚处淌着水,将他周围滴湿了一大片。
    “阿巴……阿巴……阿巴……”他见了我,高兴地说道,两手不停地比画。
    往常只要看见他,妈妈马上会拉着我的手催促:“快叫哑巴外公!”
    可是那天妈妈仿佛没有看见他一样,对哑巴外公的热情没有任何反应,脚步匆匆地走在我前面,别说拉我的手,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    我心中纳闷,妈妈今天怎么跟以前不一样呢?讨厌哑巴外公的我此时也觉得妈妈做得太过分,反而可怜起哑巴外公来。
    我们走到了哑巴外公面前,妈妈还是不瞧哑巴外公一眼,径直朝姥爹家的后门走。我抬头一看,哑巴外公正笑眯眯地低头看着我,他的下巴往下滴水,眼睫毛上挂着水珠,他伸出手来要摸我,我慌忙避开。
   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,我感到了一阵彻骨的寒意。
    他这次没有跟着我,见我从他身边经过,只是脑袋像转动的电风扇一样看着我走近,看着我走远。
    而那阵寒意仿佛被冬天的风吹过,我越靠近越冷,越远离寒意越少。在离他最近的时候只有一步之遥,我几乎要打寒战了。
    妈妈看到我哆嗦了一下,问道:“你穿了这么多衣服怎么还冷?是不是昨晚踢被子着凉了?”
   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踢被子,有时候还滚下床,滚到床底下去。
    到了姥爹家门口的时候,我回头去看,哑巴外公还站在田埂上朝我笑。可是姥爹或者外公出来接我们的时候,哑巴外公就突然不见了。好几次都是这样,我想,是不是妈妈不理哑巴外公了,所以姥爹和外公都不理他了。
    有一次,姥爹站在门口接我和妈妈,我突然说了一句:“姥爹,哑巴外公刚才在那里。”
    姥爹看见我的时候正笑得皱纹满面,听我这么一说,立即收起了笑容,皱纹都被拉平了。他费力地将我抱起,问道:“你看见哑巴外公了?”
    妈妈在旁说道:“爷爷,你别听小孩子胡说八道。”
    姥爹不耐烦地朝妈妈说:“你先进去!”
    妈妈进屋之后,姥爹又笑了起来,耐心地问我:“你告诉姥爹,你在哪里看到哑巴外公的呀?”
    我指了指田埂的方向。
    “哑巴外公跟你说了什么没有?”姥爹问道。
    我模仿哑巴外公说:“阿巴,阿巴……”
    姥爹又问:“他摸了你没有?”
    我摇头。
    “看来他知道自己是不能碰你的。”
  WWW.xiAbook.com5*6*文 学 网 
  
  
  
  第6章 哑巴外公(2)
  
  
    “哑巴外公为什么不能碰我啊?”我不理解姥爹的意思。
    “因为那样你会生病的。”姥爹说道。
    这时,歪爹走了过来。他是来叫外公帮他画符的,刚好听到姥爹的话,立即一高一低地走到姥爹面前,轻声细语道:“我就说他不会好好走的,要不是看在多年认识的份上,我早把他赶走了。说来真是可怜,他怎么就掉进水井里了呢?偏偏周围没有人,有人也不一定听得到,他是哑巴叫不出来。捞上来的时候我看到了,肿得像猪一样。”歪爹每说一个字都像是向外面吐果核,半边嘴闭着,半边嘴裂开。
    姥爹摆摆手,说:“不碍事,虽然没有儿女给他送终,但是他的心跟明镜似的,做了鬼也不会犯糊涂。”
    歪爹说道:“你说得不错。可是他成了鬼本有阴气,刚好落在阴气盛的水井里,这样一来阴气太重,就算不去害人,只要接近人就会让人生病。他又这么喜欢你的曾外孙,你不得不防啊。要不我给你曾外孙画一个护身符,让他不敢靠近?”
    姥爹又摆摆手,说:“使不得。哑巴自己无儿无女无孙,把他当作自己的孙子一样,这么做会伤了他的心。”
    “你就是心肠不够硬。”歪爹叹息道。
    村里人都这么说姥爹。不过要不是姥爹心肠不硬,就没有人找歪爹驱邪捉鬼了。虽然歪爹驱邪捉鬼基本没有失手的时候,但姥爹在这方面比歪爹要高出许多个层次。
    但姥爹心肠不硬,处理方式相对柔和,能留则留,能放则放,所以即使有人请他去处理,也担心邪鬼再来报复。而歪爹下手则狠,如拍苍蝇般一拍即死,赶尽杀绝,所以别人更愿意请歪爹。歪爹因为接触阴气太多,五官变得扭曲,所以更加痛恨邪物。
    两个月前第一次妈妈不搭理哑巴外公的时候,他就已经死了。他是在立冬那天掉进家前的水井里溺死的,因此我看到他的时候水淋淋的。妈妈不搭理他,是因为她看不见哑巴外公。
    说来凑巧,哑巴外公无亲无故,本没人注意他,就算在画眉村消失四五天也没有人会发现。由于他家附近没什么住户,那口水井除了他之外没有人使用。要不是有人来找姥爹,估计哑巴外公会烂在那个水井里。
    立冬后的第二天傍晚,一个人来姥爹家,要姥爹帮他算算他的钥匙掉到哪里去了。他中午出门记得带了钥匙,可是傍晚回来的时候发现钥匙不见了开不了门,于是来找姥爹。
    姥爹问了他出门的时辰,回来的时辰,还有发现钥匙不见了的时辰,然后大拇指与四指相掐,测算钥匙现在在哪个方位。
    片刻之后,姥爹说道:“钥匙应该还在这里。你把你身上的兜再找一遍,如果不在兜里,就在门槛附近。”
    那人将兜全部掏了出来,没有找到钥匙,回家去门槛边上一看,果然钥匙掉在门和门槛之间的缝隙里。他捡起钥匙来到姥爹家,直夸姥爹的掐算厉害。
    另一个看热闹的人顺便打趣道:“老秀才,我这两天想借点哑巴的茶籽壳熏腊肉,去他家里没见人,村里也没有碰到他,你能不能帮我算算哑巴在哪里?我好去找他呀。”
    其他几个看热闹的起哄道:“是啊,是啊。钥匙是死的,跑不动,不是丢在家里就是丢在路上,算到没什么了不起的。你要算就算一下活人,活人长了脚,不会待在一个地方等你去找。如果活人也能算到在哪里,这才是真正的厉害呢!”
    姥爹见他们起哄,便也不推辞,笑着问那个要借东西的人:“你是什么时候想要借东西的?又是什么时候去哑巴家没找到他的?时辰说上来,我就能算到。”
    其实起哄的人以前早就见识了姥爹掐算的厉害,从没有怀疑过姥爹的能力,他们起哄是闲着无聊找找乐趣罢了。听姥爹这么说,他们顿时兴奋起来,他们一直希望姥爹出一次错,好打破以前的神话。
    姥爹以前算过物件丢失,算过鸡鸭丢失,也算过钱财丢失,次次准确。算活人的位置,的确是个新鲜玩意儿。
    那人将想要借东西的时辰和找哑巴的时辰说了出来。
    姥爹神定气闲,又抬起手腕,将大拇指与其他四指对掐。
    看热闹的人全部迫不及待地等着姥爹报出此刻哑巴所在的方位,只要姥爹一说出口,他们中马上就会有人去相应的方位查看,确认姥爹测算得对不对。
    姥爹的大拇指在中指处停住,两眼突然一瞪,大声道:“不对!你要找的是个死人!”
    那人看笑话一般哈哈大笑,摇头说道:“老秀才这次可是失算啦!我没有捏造时辰,确确实实是我找哑巴的时辰。”
    看热闹的人有的为姥爹的失误遗憾,有的为之高兴。
    姥爹不为所动,严词正色道:“如果你的时辰确实没有报错的话,那就是哑巴现在已经出事了!根据你的时辰,他此时应该在坎位,坎为水,为沟渎,为隐伏,其于人也,为加忧,为心病,为耳痛,为血卦,其于舆也,为多凶。沟渎是水道,是困境的意思;血卦是大凶。所以,他应该是落在水塘或者水井里,已经凶多吉少了。”
    看热闹的人都愣住了。
    姥爹将手一挥,大喝道:“你们几个还杵在这里干什么?快去哑巴家里看一看,尤其看看旁边的水沟和水井!”那时候姥爹的身体更加不行了,躺在老竹椅里坐都坐不起来。不过有时候趁旁边没人,他偷偷朝我招手,叫我走到他面前,让我看他慢慢从老竹椅上坐起来。“姥爹还能打死老虎!”他说。我以为他的虚弱是假装的,可是他又说:“姥爹我不行啦!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。”
    看热闹的人急忙赶去哑巴家,果然在水井里发现了哑巴的尸体。
    哑巴的葬礼举行得很匆忙。一是因为他是意外死亡,尸体没有抬进屋就匆匆掩埋了。二是因为他无儿无女,孝子送棺跑马和孝女哭棺坐轿的程序都省掉了。所以我没有参加哑巴外公的葬礼,第一次见妈妈不搭理他的时候不知道他已经过世了。
    姥爹有意叫一个假孝女来坐轿子哭一哭。很多家里没有女儿的老人去世后,家里人会请一个假的女儿坐上四人抬的青布轿子大哭一场。
首页      目录      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

作者其他书籍